冬季的怒江水量很少,碧綠的江水上偶見小舟點點,與夏秋混濁洶湧的奔流氣勢完全不同。我們心滿意足地泡完澡,沿著怒江峽谷繼續北上,山東女孩又囔著要玩溜索、過吊橋。看她興致如此高昂,我心裡卻直嘀咕,過過吊橋也就算了,不會真的要玩溜索吧?

沒多久後車子停了下來,原來路邊剛好有當地居民準備要帶米溜索過江,山東姑娘和村民交涉著,請他們帶我們過去。第一個過的是運動健將型的山東男孩,村民在兩人身上各用一條不到十公分寬的布繩綁了簡易的逃生結,掛上鐵勾,很輕巧地就"咻"到對岸了。回來的時候比較花時間,因為要換另一條鋼索溜,不過還是很輕鬆地回來了,男孩笑嘻嘻地說很好玩,一點也不恐怖。第二位是山東女孩,她一路很HIGH的高叫著,也很順利地回來了。廣東女孩雖然體型嬌小,看起來輕輕一挾就可以過去的,但她放棄,因此我是最後一個過江的人。
 
村民用了兩條繩子仔細地幫我綁好,叫我抓住鐵勾,沒來得及再多作心理建設,就順著鋼索滑下去了。滑到江心的時候,周圍被一種難以形容的碧綠色包圍著,好像陷進一塊柔軟綠松石中,心中感到非常的平靜。真是漂亮的顏色啊!!很快地我們滑到了對岸,村民以高超的技巧停住滑行,帶著我走到回程的鋼索前,準備再滑回對岸。
 
回對岸要先用手勁拉著前進到江邊,才能藉著重力往下滑( 其實溜索最常發生意外的也是這一段,因為特別需要花力氣,摔下去撞到的又是江邊的土礫石塊,後來我們在秋那桶認識的小阿妮爸爸,就是溜索摔斷了肋骨 ),真是辛苦這位村民,連拉了三個人,最後拉的我又是噸位驚人,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還是把我平安帶回來了,我們付了他一點錢(一人10元),道別了這些跟我們過著截然不同生活的居民,上車繼續我們的行程......
 

福貢附近的小舟



輕鬆溜索過江的村民


創作者介紹

在家窩居中 @高雄

lydiain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