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位東莞登山客,女生叫悠悠( 她本是四川人,在東莞工作多年,廣東話說的很流利),男生叫泰山,默契好的讓人以為是一對,後來才知道他們也是在網路上素昧平生相約的伴。經過了早上獨自晃遊的孜當村,沿著峽谷走了二十分鐘左右,就到了怒江旅遊界赫赫有名的重丁村。重丁村跟很多丙中洛附近的小村子一樣,也是多民族多宗教混居的聚落,為什麼有名呢?主要是因為村中有家" 丁大媽 "民宿,這位丁大媽除了接待遊客外,同時也擔任重丁教堂的管理工作。不過很遺憾的隨著旅遊業發展和媒體大幅報導後,她逐漸成為很一般的商家,而不再是當初熱心招待遊客的淳樸村民了;因為她在網路的負面評價太多,所以我們也就不多作逗留,匆匆參觀了在當地顯的相當氣派的" 丁大媽家 "後,就整裝再出發了。 


重丁教堂

江邊的民居,和對著我們狂吠的怒江犬


在重丁村我們的隊伍又加入一個上海男人、一個在北京工作的重慶姑娘,這兩位的組合更是陰錯陽差,本來上海人在網路上是跟別人約好的( 這位"別人"後來也上了秋那桶與我們過年,還成為我後續旅程的同伴......當然,這都是事後才知道的 ),但不知為何自己一個人先出發了,還從昆明的青年旅館"拐"了這位計劃去麗江散心的北京重慶姑娘同行。事實上這對"中國兩個最大城市"的奇妙搭檔在稍早的行程是和那兩位東莞登山客一起的,各自分開走了一程,到這裡又相遇了。一路上諸如此類的各種分合、巧遇、排列組合不斷的在不同個人、群體間發生,這也就是自助旅行吸引人的地方吧!所謂山水自有相逢,我們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旅人,從陌生到偶遇再到分開,也許日後有緣再聚,抑或天各一方永難相見,誰知道呢?

沿著怒江走了一段路後,山東男孩提議到江谷發呆,大伙順著泥土路旁邊的小徑往下走,沒一會便豁然開朗,靜靜流淌的碧綠江水展見眼前,遠處還有不知名的雪山悄悄露著臉。本以為這是和怒江最近距離的接觸了,沒想到在大家打水漂、泡咖啡、哈拉聊天,享受了閒散的午後時光之後,上海男人居然脫了衣服縱身往江裡面跳,只見他才下去碰到水,就哎呀哎呀的又蹦起來,原來雖然江邊是陽光和煦,江水卻還是凍的像冰一樣!

經上海男人這麼驚人一跳,看似文靜其實個性超猛的東莞登山客悠悠終於按耐不住,拆掉褲管也要試試怒江游泳的快感,就在一股「你跳我也跳」的氣氛下,隊中的三位男士陪著猛女悠悠在江邊拍了四壯士照,就噗通下水游了一圈了......

四頭在怒江游泳的猛驢

江邊的樹


結束了意外的怒江游(觀)泳後,我們繼續上路。經過石門關、四季桶( 猛女悠悠在這裡灌了一瓶"瀾滄江"啤酒...直呼爽快...),沿著蜿蜒的怒江繞了幾個彎後,終於看到了沐浴在夕陽中的" 仙境 "五里村;遙望著對岸的五里村再往前走,就到達五里村和秋那桶的分界---朝紅橋。

夕陽中的五里村


朝紅橋
 


朝紅橋有新舊兩橋,舊的是文革時期架的懸索人馬吊橋,橋上的木板搖搖晃晃,狀似腐朽,正當我們還在阻止北京姑娘小靜過這座橋的時候,只見一個背著竹簍的小夥子輕輕鬆鬆的走過去,說要回五里村;另一座則是近年建設的水泥鋼架橋,可容貨車通過。橋的右邊是通往五里村的茶馬古棧道,另一邊則是通往秋那桶。因為走到這裡天色已暗,往秋那桶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,加上幾個女生( 除了猛女悠悠和山東女孩以外 )已面露疲態,我們就在這裡表決,要繼續前行,還是就近在五里村過夜。 

表決的結果是到秋那桶,我們把一些不用的東西從背包取出,兩位男生爬到後面山上的水泥橋墩把東西藏好後,就繼續前行。走了半個小時左右,到達下秋那桶村( 尼打當),這裡有個小學校,路邊則是田地和稀稀落落的房舍,幾個小朋友遠遠的在屋裡對我們招手,我們便喊她們下來,把從城市裡帶來的糖果鉛筆分給她們。

趕牛回家的少女

幫忙背柴回家的小孩


這時沿路已經不見旅客的身影,只有趕著牛羊回家的當地居民和小朋友,因為拍照和派發禮物的緣故,我和東莞雙人組落在最後,其實我的體力已經有點跟不上,不過還是勉強趕到了秋那桶前的最後的一座橋---森尼打拉橋。在這裡遇到一位扛著大麻袋準備回家的大叔,和他一起走著聊天,心裡很高興,秋那桶應該快到了吧!

沒想到過了橋再走了一段路後,大叔就跟我們揮手道別,他指了指路邊的一條捷徑,叫我們往上走就可到達秋那桶。抬頭一看,天啊,這是爬山嘛,我最怕爬山了......走完這一小段捷徑後,體力完全耗盡,東莞雙人組陪我坐著休息一下,我很不好意思的說,我徒步走平地沒問題,爬山就不行了,他們兩人聽了,很詫異( 而且是異口同聲 )的說:「這哪叫爬山,不過是負重徒步而已啊~~」

如果知道上秋那桶的路都是上坡的話,我在朝紅橋那裡一定選擇去五里村了。不過千金難買早知道,這時候山上的居民都在家裡忙著準備過年,一路上沒有任何便車可搭,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走上去了。可憐的東莞泰山,這段徒步對他而言不過是翻雪山前的試蹄之路,卻遇上我這個莫名其妙混入登山隊的大肉腳,他陪著我在後面收隊,到最後實在走不動了,坐在路邊喘息,抬頭一看,已是滿天星斗,村里的狗叫聲雖然清晰入耳,卻不知上坡路還有多長呀!

休息了一會,猛女悠悠從山上喊了山東男孩下來幫我背包,順德女孩也很熱心的帶了些糖果給我補充體力。她們說已經在村里找好了住宿的地方,在大家的協助下,我起身前進,繞了兩個小彎,山東女孩已在村口等我們,她領著我們經過黑漆漆的村間石頭路,進入了一間溫暖的小屋---秋那桶余大叔家。


峽谷邊的岩壁
 

lydiain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