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江峽谷的孩子


2006年春節,選擇了陌生的怒江流域作為中國自助旅行的開端:跌跌撞撞的行走在這片中緬邊境原始峽谷,途中有許多短暫相遇的陌生人...或許不知姓名、未知來歷、甚至言語不通,但卻為這趟樸實簡單、充滿驚喜的旅程留下了許多深刻有趣的回憶~~~
  

 

在秋那桶的最後一天,和山東姑娘王平搭了余家老大的破爛二手貨車到西藏松塔拿草藥,顛簸驚險、土石飛揚的貢察公路(雲南貢山<->西藏察瓦龍)上迎面來了位手長腳長、笑嘻嘻騎著小毛驢趕驢隊的藏族青年,模樣十分滑稽....
  

從松塔回到秋那桶後,山東姑娘王平和我搭了廣東自駕遊車隊的便車下山到丙中洛,隔天早上吃完早餐在市集曬太陽閒逛,一個穿著「U.S ARMY」卡其衫的帥哥老遠的對我招手,仔細一看,原來是昨天在貢察公路趕驢的藏族青年...居然也把驢子趕到丙中洛了!!他指著寄放在丙中洛馬隊吃飼草的驢子,問我要不要騎驢,我本能的問說要不要付錢,他聽不懂普通話,以為我擔心騎驢會摔下來,比手畫腳的解釋說他會牽著驢子,沒事的...我們兩個鷄同鴨講的對話了半天,經過路人解釋,他才意會到我是問他騎驢要不要付錢,哈哈大笑的猛搖手!(意思是:錢~~當然是不用付錢啦!)我方才覺得慚愧...怎麼會問出這麼市儈的問題...不過看看這些瘦小的驢子,就算是不用付錢也不好意思虐待牠們吧...我比了比手上的相機,把他拉到身邊,請旁邊圍觀的人幫我們拍照留念...因為他不懂中文,所以這張照片也沒辦法寄給他囉~~
   

到松塔水力發電站陪親戚過年的藏族人...後來在丙中洛市集又碰到她們了~~最左邊這位有著漂亮眼睛的男孩叫做:札西‧巴電。
  

余家是秋那桶少數有車的家庭...這天余家老大開車到松塔找藏民拿草藥,也順路從村裡載了些生活用品給住在貢察公路上偏僻村寨的居民....這位是住在怒江峽谷邊上的傈僳族帥哥...看起來似乎也是穿著某種軍服...(可能是軍服耐穿,怒江少數民族不管男女都愛穿軍服...)
  

貢山縣旅遊局在過年時期邀請了獨龍族人在丙中洛表演「剽牛祭天」...這位是獨龍族的鯨面婦女,聽說平時找她們拍照要價50RMB...
  

丙中洛是怒江多族聚集之處...前面這位是傈僳族婦人...遠處那位是怒族婦人...
  

石月亮風景區販賣部的傈僳族美女(觀光味太濃...)
  

我和山東姑娘王平從秋那桶一路結伴回到丙中洛、再從臘早爬山到尼底社,在尼底社余大哥家過了難忘的一夜,王平從尼底社翻越碧羅雪山到瀾滄江流域的維西,我自度翻不過雪山,就由尼底社原路回到臘早,在路上遇到這位以一身逛街裝備翻越雪山回家的清秀少年...只見他一派輕鬆的解釋說,走路翻越雪山回家只要八小時時間,省錢又輕鬆啦~~我慚愧的打量自己全身的登山裝備,只能的對他投以佩服崇拜的眼光...
   

結束了怒江的行程,在福貢等坐夜臥巴士去大理的空檔,在福貢街上想買個色彩鮮豔的傈僳族背包作紀念,逛了幾家原住民服飾店,發現店家販賣的都是工廠粗製濫造的紀念商品,跟傈僳族人身上背的有很大差異...逛著逛著,看到了在街上選購天線的一家子人(怒江地區政府會發放免費電視機給當地居民,不過天線盤要自己買,所以街上可以常常看到從山裡過來買天線盤的傈僳族人),其中一位大哥身上背了很漂亮的背包,正是我想要的那種...我追過去跟他借來看看,手工縫的很精緻,他很得意的表示這是他家媳婦花了很長時間一針一線縫製的;問他肯不肯賣給我,他用傈僳族話跟身邊家人討論了一下,開價100RMB,我覺得用這個價錢買紀念品太貴了,而且平時應該也不會拿出來使用...在「不殺價對不起自己、殺了價覺得對不起他」的情況下,最後還是決定不亂花錢買紀念品啦~~請他讓我拍照留念就好...

PS.這位也穿某種軍服外套的傈僳族大哥名字叫做「品言奪」...
  

福貢街上等車的傈僳族老夫婦
  

這位是在福貢做生意的白族婦女,她的親戚從大理過來看她,大方的讓我拍照留念...
 

lydiain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